阅读历史 |

第八十五章 孰是孰非(1 / 2)

加入书签

张芊语被凝音此举气得咬牙,本想以眼神逼迫云漠放了自己,却没想到这次云漠却态度冷淡地直接避开了自己的目光。

她又想使劲挣扎,却苦于身量太小,完全抵抗不了张凝音对自己的钳制。

张芊语见先前之法都无用,又用左右看了看,想向周围的侍从求助,可惜自己随身的侍从不待见自己,这城主府中的侍从更不可能听自己的,一时间反倒让自己在此地落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认清了这个事实后,张芊语梗着脖子沉默了许久,最终只能愤愤将这口恶气咽下,神色僵硬地从口中挤出了“抱歉”二字,准备等回到家中,再向父亲告今日这个恶状。

林云洛原本只是想与张芊语的爹娘相谈一番,表明自己云安的立场压压他们的锐气,没想到今日那不靠谱的张家,竟只让张芊语这么个孩童一人前来。

如今她既然已道了歉,自己若是再与一个孩童为难下去,倒显得是自家过分了些。

想明白这一点,就算心中对张家的态度仍旧不满,林云洛也浅笑着应承下了张芊语这声不情不愿的道歉。

林云洛的宽容,让始终关注着几人的云漠也暗自松了口气。

他虽然也因张芊语口无遮拦的蔑视言语而感到有些伤心,却这孩子毕竟是自家亡妻血亲之后,又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看着长大的孩子,纵是再清楚自己对其太过心软的态度不对,云漠一时也很难让自己彻底狠下心来。

先前女儿教训张芊语时,他能始终忍住不出手阻拦,便已是下了极大决心了。

觉察到云漠对张芊语始终留存的那份心软,林云洛微微叹了口气。

她明了云漠今日已有所改变,也不好更多强求云漠能立刻扭转心态,将自己从那种任张家利用拿捏的状态中挣脱出来的道理。

又见凝音对云漠松了口气的神情,再次露出了愤懑不平的情绪,林云洛轻轻拍了拍一脸不满的凝音,扯出一个笑容来:“莫急,你爹爹已在改变了。我们再观察观察,徐徐图之便好。”

“那便借婶婶吉言了。这张家,对待婶婶都能如此放肆,不知平时日还做了多少恶事,将爹爹瞒在鼓里呢。”说到“恶事”,凝音不忘警告式地对云漠挤了挤眼。

云漠对此一副理亏心虚的神情,虽不敢强硬反驳,口中却不放弃地弱弱辩驳着:“怎么会,音儿你莫要将你娘的母家看得如此龌龊......你舅舅是被你祖父母宠的无法无天了些,却也不是个穷凶极恶之徒的......怎会......”

张芊语却没有云漠如此好说话,听凝音说起对自家的怀疑,她立刻就像炸了毛的猫儿一般,浑身竖起了尖刺:“谁允许你如此污蔑我们张家的!你放开我!我要撕烂你的嘴!”

边说着,她挣扎的动作也越发猛烈,可惜还没等她用尽全力,凝音轻轻一掌,她便又老老实实闭上了嘴。

接连的斗争失利让张芊语彻底放弃了挣扎。

她小小的身子卸了力,四肢垂落而下,眼中憋着满满一眶泪水,四处打量的目光也彻底收回。

幼小的张芊语忽然在此刻感到一股——所有人都抛弃了自己一般的无力悲伤之感。

她努力抬起头,恶狠狠地瞪视着她眼中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凝音的面庞,紧抿起双唇恼怒无比,却又小心地保持着沉默,不敢再多造次。

只是在心中,她自然不会停止念叨等回府后一定要给凝音好看之类的话语。

张芊语内心的小九九凝音怎会不知,但她实在厌烦极了张家的张狂和浅薄,已经懒得和张芊语这个张家经典人物继续掰扯。

为了表明自己心中的不满,她甚至故意将张芊语小小的身子提溜得远了些,作势要捂住自己的鼻子,一脸的嫌弃:“好好的休沐之日,真是晦气。”

这样一番言语动作,惹得张芊语的面上又立刻狰狞了一瞬。

凝音见张芊语如此易撩拨,也来了兴致,在原地故意逗弄了她许久。

袁辉玥看着有趣,也加入了进去,趁着间隙在一旁调皮地冲张芊语挤了好几个鬼脸,又故意晃荡着手臂,在她周围蹦蹦跳跳,一举一动无不炫耀着自己此刻的自由。

二人配合之下,张芊语是气得脸色铁青,却迫于形势,有气无处发,只能冷哼着全闷回了肚里。

看他们闹得差不多了,林云洛才适时出言阻止了这场闹剧。

凝音冲林云洛和袁辉玥告了别,继续提溜着张芊语,又拉上云漠往府门外去了:“爹,人是你带回来的,一会儿,便由你亲自给张府送回去吧。”

见自家小姐这是即将离府的意思,张府的侍从们一个个脚底生风,不顾向林云洛二人行告退之礼,径直跟上了三人的脚步,往府门外去了。

云漠刚刚经历了对张芊语美好印象的破裂期,还有些不愿与之独处一块,见爱女如此说,面上也浮现了一丝抗拒:“音儿啊,是这样,爹爹我想起来......”

“哎——停,”凝音却不给自家爹爹半点逃脱的机会,空出的另一只手一抬,“别和我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可不管啊,你自己愿意纵着你这侄女,便自己纵去,我还有我自己的事呢。”

“爹爹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