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七十八章 惩治恶妇(1 / 2)

加入书签

袁辉玥年纪虽小,板起脸来却也有几分袁青鸿教训人时的影子。

被她这样一指责,那妇人下意识往后缩了缩脖颈,细看后发现袁辉玥还是个孩子,又立刻回到了那副蛮横样子:“我自己女儿我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你个小毛孩你管得着吗?”

一边说着,那妇人一边故意在阮婕玲衣袖盖住的手臂处狠狠一掐,令她疼得立刻“呜——”地哭出声来。

袁辉玥见劝解无用,又试图上手将那妇人使劲拉开,无奈那妇人生得结实,任凭袁辉玥怎么拉扯都纹丝不动。

似是被袁辉玥缠得烦了,那妇人还抬起手来作势就要打她。

“住手!”见那妇人的动作愈发猖狂无礼,主考官终是看不下去,上前厉喝,“这位夫人,若是再有如此不端举动,就别怪我将您‘请’出去了。”

“哟,官大人好生威风,我打我自己女儿,碍着你什么事?”那妇人本就不是个好性子,听了主考官这么一警告,更是被激起了硬脾气,丝毫不顾及场合就开始大声嚷嚷起来,“你今个敢动我一下,明日我便一路告到圣上跟前,治你个殴打百姓的罪名去!我看咱们今天谁告得过谁!”

这叫骂声大得都快盖过了台下的嘈杂声。

“这样大好的喜事,竟遇上你这样......来人......”那妇女天不怕地不怕的刁横样子,将主考官气得面色铁青,指着她半晌,也没能将话说完。

主考官自知无法与这妇人说理,两手一挥,招来了两个兵卫。

两人正要将那那妇女拖下台去,那妇女却不依不饶地奋力挣扎着,口中不断喊着歪曲事实的咒骂之语,试图倒打一耙,污蔑主考官欺压百姓。

原本测试场地中欢乐的氛围也因此出现了尴尬的议论之声。

不明真相的台下民众,此时也因为妇人口中搬弄是非的话语对这主考官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这一道道隐晦又复杂的目光,将主考官看得心中郁闷之极,却也有些百口莫辩的无奈。

那妇人见自己已经快被拖下台去,是面子也不要了,直接往地上一坐,不顾形象地嚎啕大哭起来:“简直是欺人太甚了,小妇人我带着孩子千里迢迢赶来参选,竟被主考官这样无故侮辱!”

见投向自己的视线越来越多,那妇人哭喊得越发起劲:“我不活了!这世上还有天理吗?圣人啊!你看看......”

两名兵卫正想将那妇人打晕的手,也因为众多百姓的窃窃私语变得迟疑,他们无奈地看了眼周遭的百姓,又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台上的主考官。

主考官乃是各地圣女驻院调派而来的高阶圣女,平日里多处理一些大型平乱和维护结界之事,鲜少见到这样破皮无赖之人。

一时间,主考官纵是心中有万般憋屈,也只能将自己气得面色青白,吞吞吐吐半天,脑中卡壳一般说不出一句话。

那妇人见此情景,“哭”得更是来劲:“圣人在上!小妇人只不过是家境清苦了些,拿不出银钱向大人打点,主考官便......唔唔唔!”

见这妇人在歪曲事实的路上越走越远,再说下去,怕是要给自家女儿和另一个女孩都安上个“贿赂主考官”的污名,林云洛直接将手中的红封往台下一撒,快步走了过去掏出手帕,迅速塞进了那妇人口中。

接着,她又对着面色呆怔的两名兵卫道:“你们将她拖出去吧,若是出了问题,我去替你们与城主说便是。”

“这......”快步走来的主考官对林云洛的提议其实早已意动,但谨慎起见,她还是作了个揖多问了一嘴,“请问阁下是?”

林云洛对主考官点头回礼,也不明说自己的身份,只是将随身带着的城辅令掏出,递到了那位主考官的面前。

她本不想在外张扬,但既然主考官心有疑虑,她还是对主考官交个底,也让这主考官在处理那妇人一事上更安心一些。

知晓林云洛不喜张扬的性子,那主考官再次开口时,也配合地隐去了林云洛的姓名:“噢,您便是林大人,失敬失敬。”

两名兵卫见主考官已默认了林云洛的命令,心下也是一安,干脆地将那妇人拿了下去。

在那矮壮妇女的叫嚣之声消失过后,主考官也渐渐从之前的慌乱无措的状态中脱离出来,找回了先前平静柔和的状态。

她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清了清嗓子,谢过林云洛的出手解围之后,正色走到台前,对着台下民众高声解释了一番适才发生之事。

趁着这个间隙,林云洛快步走到平台角落处,还在瑟瑟发抖,呜咽不断的阮婕玲处,蹲下身,替阮婕玲揉了揉被捏疼的手臂:“抱歉,会场重地,只能把你娘先‘请’出去了。”

“那位可是你亲娘?她平日里时常如此吗?”林云洛尽量让自己语调柔和地询问着阮婕玲与那位女子的关系。

无奈这阮婕玲不知是性格太过怯懦,不敢发声,还是过于怕生,在面林云洛柔声询问时,竟只是紧抿着唇,不发一言。

实在是林云洛问得多了,她才如蚊蝇般小声回了一句:“那是我娘,我娘对我很好的......”

见这孩子对向外界求助一事态度消极,林云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