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七十七章 三花并蒂(1 / 2)

加入书签

与她尖锐张狂的话语不同,在她根根分明的剑眉之下,竟有一双略显无辜的鹿眼,一双大眼与她那白皙的脸庞相互映衬,越发显得黑白分明,炯炯有神,只有眼尾处微微下垂,将她整个人的刁蛮气质也柔化了不少,颇有点“纸老虎”的意味。

“三花并蒂——”

三个女孩才登记好姓名,身旁便有人“镗——”地敲响了铜锣高声报喜,随即又有兵卫提了一长串鞭炮赶忙上前“噼里啪啦”就放了起来。

鞭炮声中,台下的人群似乎也开始亢奋,不断发出嗡嗡的交谈声。

袁辉玥被这样的声响吓了一跳,一下子就把刚才怪异的熟悉感忘在脑后,赶紧捂住了耳朵躲到了娘亲的怀中。

她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见到周围的人们大多面露喜色,连刚刚被张芊语气到黑脸的唱号官都笑得开怀。

她睁着疑惑的大眼四处看了看,就见到面前的黄符纸上并排闪耀着三团浓烈的辉光。

这几团光让她懵懵懂懂地察觉是发生了好事,却不知究竟是何种好事,能让整个测试场地如此沸腾。

她眨巴着眼睛疑惑地看看娘亲,等着娘亲为她解答疑惑。

林云洛见女儿一头雾水的可爱样子,面上忍俊不禁,而后又略带怅然地点点她的鼻尖:“恭喜,娘的玥儿选拔通过咯。”

“‘三花并蒂’,意指同一批上台的三个候选人全都通过了选拔的意思。”林云洛指了指黄符纸上的几团光辉,又指了指一旁的两个女孩,眸中喜忧参半。

“三个人同时通过了初选,这可是很难遇上的好事,娘当初参加选拔时的测试场地,一个月下来,也只听闻过几次这‘三花并蒂’。”

“今天啊,娘算是沾了玥儿的光,亲眼见到这‘三花并蒂’了。”说着,林云洛神色复杂地抚了抚爱女的脑袋。

她明明是想与他人一般露出个喜悦的笑容,嘴角的弧度中,却无端又多了几丝苦涩。

“可是娘......”袁辉玥的视线转向在一旁身体颤抖不止的阮婕玲及她板着脸的家人,面上多了一丝迟疑,“她们怎么不开心呀?”

林云洛随着女儿的目光看去,只见那纤弱的女孩不知在与那矮壮妇女争辩些什么,眸中的微光渐渐黯淡了下去,现下微低着头,目光彻底被额发的阴影覆盖,只露出一张紧抿的薄唇。

在她身后,那位满脸阴郁的矮壮妇女目带暗火,一副若不是顾及选拔场地的规矩,也许下一秒就要怒骂出声的神情,双手叉腰,不见半点孩子中选的欣喜之色,反倒一副暗恨连绵的模样。

“这......”林云洛不知如何回答爱女的疑问,这二人的表现确实怪异,但只是萍水相逢的缘分,冒然上前询问,并不合礼数,她只得轻巧地扯开话题,“大抵是她们家中有什么事吧。”

再说那张芊语,自从她明白自己这是通过了圣女初选之后,她嘴角那张扬的弧度就不曾压下过。

她难得愿意放下身段,咧着嘴与台下的平民一同沉浸在这样的喜事中,面上充满愉悦畅快的笑容,再看不到半分先前的跋扈张狂模样。

这会子的她,倒有几分像是这个年龄的女童了。

连袁辉玥见到挂着一副难得称得上富有童真表情的她,也总忍不住惊奇地偷瞄她。

奇怪的是,张芊语虽然因为自己通过初选这个好消息,一个人在台上笑得开怀,但目光不经意与袁辉玥母女对上时,又会立刻昂起头板下脸来,变回那副“本小姐很高贵你们不配”的模样。

其表情变化速度之快,看得袁辉玥啧啧称奇。

不等她再多想,主考官已从侍从递上的提篮中抓起了一把红封递到她们手中,一边示意她们走到台边将红封分发下去,一边咧嘴笑道:“大喜大喜。”

袁辉玥还不明白这是要做什么,就感到娘亲拉着她转过了身,三下两下就借着她的手,将自己手中的红封都撒了出去,口中念着:“大家同喜。大家同喜。”

林云洛带着女儿撒完了一次红封,冲袁辉玥眨了眨眼,袁辉玥也立刻会意,有样学样地将主考官二次递过来的红封撒了出去。

台下众人也因此,由刚刚的井然有序变得有些混乱。

孩童们都站起身挤上前来,或是在原地跳着抓取空中的红封,或是蹲在地上捡落在地上的红封,更有甚者,直接挤到了台前,小手扒着台沿,张开手掌蹦着喊着“沾喜气,沾喜气”。

好在对于这一切,大人们大部分只是含笑看着,催促着自家孩子上前,并未参与这场小型狂欢,少数上前挤进孩童堆的几个成人,也被兵卫拉到了一旁,否则这会场估计是要乱上一乱。

张芊语和阮婕玲拿到红封,原本也是一面迷茫,见到一旁袁辉玥母女二人的动作,再听到主考官的话语示意,也后知后觉地有样学样,将手中的红封向台下撒去。

张芊语在一旁撒红封玩得不亦乐乎,而阮婕玲那处,就多了几丝难堪。

她刚抬起红封的手还没撒出去几封,就被身后的妇人“啪”地扇了一个巴掌,三下两下就抢过她手中的红封塞进自己的衣襟:“不知油盐金贵的东西!丢什么丢,都给我拿来。”

那妇人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