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六十三章 千竹水(1 / 2)

加入书签

“奇怪......这样没头没尾的信件,真的值得你舅舅藏得如此严实,甚至还派出了如此多的追兵追捕你吗?”

林云洛面色古怪地将那几封信小心收好,心下暗道这信恐怕需要以非常手段,才可看出真正内容......

她打算先将周庞宋希二人找来,再一块研究这信中的古怪之处。

但一旁的林姚鑫对此却毫无意外之色,只对着林云洛肯定地说道:“寻常人看此信,确实看不出什么,可若是将这信件浸入我们秉音百炼堂秘制的‘千竹水’之中......那也许就大不相同了。”

“那‘千竹水’是何物?又是如何作用法?”听到这个陌生的称呼,林云洛暂歇了离开的心思,顿住了脚步。

“这‘千竹水’是我娘亲所创的新材料‘千竹粉’的副产物。”

“对着写满字的纸张使用一次‘千竹水’可以隐匿纸上文字,对同一张纸二次使用,则又可让之前通过‘千竹水’隐匿的文字显形。”

与林云洛彻底说开心中想法之后,林姚鑫面对林云洛时,也放松坦然得多了,她只略低垂了眼帘,便缓缓道。

“如此,这‘千竹水’倒也是个有趣之物......”林云洛摸了摸下巴,“可这世上隐匿信上文字的方法另有多种,你又如何确定这些信件就是经过‘千竹水’处理的信件呢?”

“若是此信并非经过‘千竹水’浸透隐藏,我等再贸贸然将信件浸入其中,岂不是白瞎了一封密信么?”事关重大,林云洛也不由慎重了许多。

林姚鑫却是露出个带着小骄傲的笑容,将林云洛手中信件的其中一封信要了过去,小心将信纸取出闻了闻那信纸后,又抓着林云洛的手指在那微微凹凸不平的信纸上抚摸:“大人你摸摸——这纸摸上去,是否与普通信纸有些不同?”

林云洛半信半疑地用指腹在那信纸上仔细地左右划了划,果然摸到了一些微微凸起之处。

她微微抬眼看了林姚鑫一眼,又快速将那信纸拿在手中,翻到背面摸了摸,神色渐渐有些微妙的起伏:“这纸——”

“嘻嘻,大人莫急,你再闻一闻这信纸。”

林姚鑫喜欢向他人介绍娘亲所创之物,每次见到他人因这些事物惊讶愕然的神情,她总有种与有荣焉的欣悦之感。

有幸生为娘亲的女儿,是她长久以来最为骄傲的一件事。

林云洛按照林姚鑫先前闻嗅信纸的动作,凑近纸面,小心地闻了闻,果然在其上嗅到了一股混合着淡淡墨香的清新之气。

这股清新之气略带一丝丝甜味,但更多的是一种经过雨露洗涤的清爽,林云洛莫名觉得这股味道有些熟悉,却又无法准确将其说出。

好在,林姚鑫适时凑上前来,有些急切地开口:“大人是否能闻到一股淡淡的竹叶清香?”

这是林姚鑫第一次与林云洛离得如此之近,林云洛身上那股温暖的馨香在这闭塞的空间中总略有略无地钻入她的鼻缝,让她有些不自觉地想要靠近,却又有些难为情般的胆怯。

她无所适从地微微低了眼眸避开了林云罗投来的视线。

虽然他们今日已经将话彻底说开,她也彻底对林云洛等人放下了戒备之心,却仍旧不太敢直视林云洛那双深谙一切的双眼。

“原来如此——这便是‘千竹水’之名的由来是么?”

林云洛似乎并不在意她的怯懦,只轻轻扫来一眼,便又将视线完全拉回了手中的信纸之上。

她体贴地避开林姚鑫的视线,专注地将那信纸小心收回信封之中,心中不断想着:秉音城内山峦奇多,其中竹林更是数不胜数,若说此物是由竹叶为主料制作而成,倒也说得过去,只是不知此物是经过何种程序制出的,还能否在秉音城外重新制作......

等林姚鑫终于在林云洛的余光中抬起头来之时,林云洛这才状似无意地回到面朝林姚鑫的方向,再次开口:“既然咱们现下已确定了此物的特殊之处,你可有办法制出这‘千竹水’来?”

“这‘千竹水’的制作方法并不算太复杂,草民可自行制作。唯有一点,便是这其中一种原料——‘天罗竹’,较为难得。”

“‘天罗竹’?嘶——这可不太好办。”

林云洛轻轻抽了口气,拧着眉头在原地来回踱起了步。

若是需要其他品种的竹子这倒好说,前头的鹿申城虽然位置偏北,却也是有那么几片竹林的,虽然因为地域不同,品质不如秉音城内生长的竹子,倒也能凑合着使用。

可惜此‘千竹水’,怎么偏偏就只能由这秉音城独有的‘天罗竹’才可制成呢?

“制作这‘千竹水’必须要‘天罗竹’吗?此物可否由其他品类的青竹替代?或是需要其他非竹类的贵重之物也可。”林云洛想起了平日里寻医时配药师在药材缺失时的替换操作,抱着期待问道。

可惜林姚鑫闻言只是面带愁容地微微摇了摇头:“若是其他无关紧要的材料也就罢了,可这‘天罗竹’,是‘千竹水’的基础材料,不可替换的。”

“不过——此物虽只能由‘天罗竹’的竹叶制出,却不拘那竹叶是否新鲜。大人若是能将‘天罗竹’的干叶取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