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四十七章 痛苦真相(1 / 2)

加入书签

林云洛见她如此,眸中难得升起一丝欣赏之意:“有此觉悟,在你这个年纪倒是难得。既如此,我便受了你这礼。”

“你的心意我既已明了,这头也不必磕了,你先起来吧。”

说罢,林云洛伸出手来,与宋希一块将叶穆欣拉到了座椅之上,又道:“既然你也知晓我所求之事,不知你如今——想得如何?可否对我坦诚相告了?”

叶穆欣闻言,低着头在心中挣扎了一番,再次抬头时眸中神色已变得平静:“大人想知道什么,草民一定知无不言。”

“只是草民所知之事实在不多,许多事,也仅是草民的猜测......若是大人不嫌弃草民愚笨,草民愿如实相告。”

“无碍,你只说你目前已掌握的事就好。”林云洛自然也不指望叶穆欣对秉音城中之事有多么深刻的见解,只是想听听从她的角度了解的真相罢了。

“其实草民先前对大人所说的也并无虚言,草民的舅舅的确突然将大部分‘暗子’带离了家中。”

“对此事,草民心中并非没有疑惑......也是因此,在草民的舅舅再次向草民问起堂主所持之物时,草民只向其透露了堂中大阵中枢钥匙的存在,并未提及传承之令,更未将百炼堂堂主传承的炼器心得透露半分。”

“舅舅在知晓大阵中枢钥匙的存在后,没多久便露出了本性,不仅用钥匙修改了护院大阵,将草民囚禁其中,逼迫草民与他们同流合污,还带人大肆篡改堂中所炼制之物的内部符文,草民试图阻止,他、他却说......”

回想起自己与舅舅对峙的那一天,叶穆欣心有戚戚。

——

那日,是她被困内院中后第一次尝试出逃。

那时的她虽然具备改造器具的基本技巧,但改造器具的能力还不算成熟,也并没有太多改造器具的经验。

故而经过她之手改造出来的新传承之令,虽然能够成功扭转部分家中大阵对她的限制,却也只能让她在内院、中院活动,无法将她放行至府邸大门前。

叶穆欣不死心地在中院内四处查探,想寻找一处限制阵法薄弱的位置进行突破,却被一股无名力量限制,无法离开。

但也因此,在她想办法绕路离开府邸时,无意中摸到了存放堂中新制器具的仓库中。

在那里,她不仅看到了家族秘书中明令禁止后人制造的,需要以生魂为燃料,破开空间的远程传送秘宝的禁品雏形,更是看到许多不符合家中规定制出的制品。

在那些制品中,她无一例外地看到了器具内部符文被篡改,器具功能被大肆削弱的痕迹,再往器具内部深处看,她竟隐约看到了极似远程操控法阵的阵法纹路。

制出功能最优良的器具是娘亲和祖父坚持一生的操守。

叶穆欣没想到娘亲和祖父倾尽心血,为百炼堂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招牌,如今竟成了舅舅诓骗他人钱财甚至害人的媒介和工具!

她随即又想起了被舅舅带走后了无音讯的大批‘暗子’,再转头看向那族中禁品的框架时,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虽然心中发毛,但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叶穆欣没有多想,偷偷带着其中的几件制品直接跑回了院中,关起门来将这些器具研究彻底。

她更是在研究清楚这些器具中存在的问题之后,在舅舅再次上门劝说自己时,直接将这些器具抛出,当面对他发起质问。

“舅舅,你们究竟是在做什么!?不仅在研究族中禁品,居然还任意篡改起制品内部符文!”

“我们百炼堂创下多年基业谈何容易,舅舅如今怎可做出如此砸自家招牌之事?!”

“那批‘暗子’又被舅舅带去了何处?为何迟迟未见归来?”

当时的她满目愤怒,一心只想要一个解释。

却没想到见到那些器具的舅舅,立刻收起了还算温和的态度,瞬间便扼住了自己的喉咙,不断逼问着自己是如何拿到这些器具,又是如何破解的这院中限制行动的大阵。

“舅舅......你、你为何......”

虽然她心中隐约对舅舅的行为起了疑心,也曾想过舅舅背叛自家的可能,但真正直面舅舅如此狰狞凶恶的神色时,叶穆欣脑中只有一片空白和无尽的酸楚。

她艰难地从咽喉中发出自己的疑问,不敢置信地不断用目光向舅舅传递着自己的震惊和受伤。

但舅舅非但没有停手的意思,掐住自己脖颈的双手反而更加用力。

他一面看着自己痛苦挣扎的模样发出诡异的笑声,一面口中狠狠地咒骂着:“哈哈哈——我就知道,你跟你那该死的娘亲是一样的顽固!”

“那批‘暗子’还能去了何处?自然是为我们百炼堂的光明未来奉献自身去了!你也不必为他们担忧,毕竟你们马上就能在地府相见了!”

“大人竟然还想着招安你这样的废物!凭什么!同是叶家血脉,我难道还不及你优秀?!愿意替他们研究禁品的只有我!为什么他们非要你不可!”

“你们都该死!你去死吧!”

几乎快失去意识的她,没能在第一时间领悟到舅舅这状似疯狂的话语之中的意思,只不自觉地用双手紧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