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四十章 共议秘事(1 / 2)

加入书签

听闻周庞此言,宋希眸中的那抹灰蒙蒙的阴影渐渐散去。

她微垂着眼帘,面上闪过一丝了悟的神色,眸中的伤感之色也淡了几分,语气再次变得坚定:“我明白了,是我多思了。”

其实在她来到大人身边侍奉之前,便早就听说过周庞的名号。

他似乎跟随了大人多年,传闻在大人还在掌城司担任副使时,他便已在大人身边了。

平日里虽然沉默寡言,少见情绪外露的时候,但说话做事处处妥帖,从未出过任何差错,甚至对其他各主城的情况也略知一二。

就连负责教导他们的,一向以严苛出名的向指导,也对这人赞不绝口。

宋希悄悄抬眼扫了一眼周庞,见他始终保持端坐的姿态,仍旧是那副沉静稳重的神情,心中暗道难怪向指导都无法挑出这人的毛病。

他这短短几句话透露出来的,何止是对其他主城的情况略知一二,竟连五十年前的外城权贵情况都熟记于心,就算说是对其他主城的历史了如指掌也不为过了。

看来自己真的还有很多要学的地方。

宋希收敛情绪,学着周庞的样子让自己整个人沉静下来。

她这样突然的变化叫林云洛也不自觉分过去一分目光,见她领悟极快,也暗自在心中点头。

怪不得今年候选的这批人中,向姐姐对尚且稚嫩的宋希的评价却是极高,看来,便是因为这了。

她将心神又全部拉回手中的密报之上,手指不自觉地在桌沿轻轻敲打。

“既已弄清楚了这二人的身份——你们那日与他们二人打交道时,可有何发现?”

“回禀大人,那马越明那日虽得了指点,作出一副高深模样,却底子太浅,三两下便露出了马脚。离城之前,咱们唯一需要注意的......是那甘东旭。”周庞似乎在心中早就有了答案,林云洛刚一提问,他便神色淡淡地将结论抛出。

“依属下之见,此次城外检查试探的主力,绝非那马越明,而是甘东旭。那家伙看似不着调,实则却最能洞察人心,”周庞想起甘东旭离去之前的无声话语,神色愈发严峻,“属下猜测,那甘东旭必是看出了什么,但根据甘家与其他三家的这番纠葛,若说他会完全如实上报,也不见得。”

林云洛敲击桌面的手指微凝,转向宋希的方向,柔声道:“你呢?你对那甘东旭,有何看法?”

“属下......属下......”

宋希与甘东旭二人的接触并不算多,甚至在一开始的时候还差点被那故作高深的马越明气到,她努力在脑中想了想当时发生的一切,却还是没有头绪。

她只得低垂着头,不敢看林云洛充满鼓励之色的眼眸,两手紧紧握成了拳状放于两腿之上。

“无碍,这两日试探失利之后,他们的破绽还会更多。若是你再与他们碰上,不妨再观察观察,我相信你还会有新的收获。”林云洛并不打算怪罪宋希此刻的支吾,反倒始终对其抱持着鼓励的态度。

说到底,宋希不过桃李年华,就算在向姐姐的指导下已是同龄人中少有的聪敏机智,却因初出茅庐,少了磨砺,心性不定。

现在的她就像刚刚踏入官场的自己,空有一身才华抱负,却还看不透人心,稳不下心境,更无法拿捏人性。

这也是林云洛坚持将尚未结束在向姐姐处课程的宋希,提前带出城外的原因。

毕竟坐在屋子里读了再多的书,都不如真刀真枪地实地磨炼一场成长得快。

宋希需要这样一场磨砺,而她自己,需要成长起来后的宋希。

如此想着,林云洛收回了目光,将‘哨子’送来的纸筏置于烛火之上点燃,再将其丢入火盆之中,目视着它缓缓燃烧殆尽:“你们对那陆妤怀可有何了解?”

这次宋希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与林云洛一起转向了周庞的方向。

周庞略一思索,就道:“陆家在陆妤怀这一辈,最出色的直系原本并非是陆妤怀,而是她的堂姐,也就是甘东旭的前主子——陆照水。”

“她们姐妹二人并非一脉所生,只因同为族中直系,自小便一块在族学中学习,关系似乎尚可。”

“在陆照水活着的时候,陆家将其当做未来家主来培养,族中的大部分资源也全都倾向于她所在的一脉,连所配的护卫也都是族中少有的高手。”

“只是不知为何,陆照水在成年前的一次出行中,竟遇上了超大型妖祸。其身边的所有护卫和仆从几乎都在其中丧身,只有当时因病留在本家休养的甘东旭,和被派往外城传递消息的另一位心腹逃过了一劫。”

“自那以后,这甘东旭就被分拨到了陆妤怀麾下,受其驱使。”说到这位甘东旭,周庞难得露出了个称得上是欣赏的神色。

“如此说来——这其中,说不得也有甘东旭和那甘家的手笔。陆家就没想过彻查一番吗?”宋希微微皱着眉,总觉得哪里不对。

“陆家如何尚不可知,只是——若那甘东旭和那甘家真的与此事有关,以陆家的势力,绝不可能让他像如今这般自在地存活于世上。”

“又或者——那甘东旭和那甘家另有什么通天手段,能将自己从此事中完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