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三十七章 配合表演(1 / 2)

加入书签

林云洛哪会让她如此顺利便进了内室。

她看准时机一个箭步上前,侧身挡在高婵的面前,拦下了高婵半踏进内室的脚步:“高妹妹,小女刚刚小睡醒来,床铺必是还未整理。若是让高妹妹见了去,晚些时候怕是又要跟我闹了。”

“哎哟哟,小玥儿她小孩子家家的,哪会忌讳这个。”高婵见目标已在眼前,哪里肯就此作罢,她一面说着一面就要继续抬脚便要往里去。

林云洛却寸步不让,热情地拉着高婵的手,将她带往小厅的桌台处。

高婵抿着唇暗中用力挣了挣,谁曾想她这一番举动竟是半点挣不开林云洛的紧紧钳制着她的手,反倒将林云洛的注意力引了回来。

“嗯?啊,高妹妹,抱歉,我这些日子与妖兽战斗惯了,总喜欢在手中全力抓着些什么,一时不察,没将你抓疼吧?”林云洛抱歉地朝高婵一笑,改为伸手揽住她的肩头。

高婵扁了扁嘴,才不相信林云洛这生怕自己跑了的样子是无心之至。

她心下郁闷不已,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能进到内室中去,这下子,她是更跑不开了。

高婵只好跟着林云洛一道坐在了茶桌边,面上挂着尴尬的讪笑。

袁辉玥从一进门开始,便在细细观察着娘亲与这高姨的你来我往。

此刻见娘亲笑眯眯地揽着面色僵硬的高姨过来,而娘亲虽然行动上阻止了高姨进入内室,却又在高姨看不到的位置冲自己挤了挤眼暗示。

联想起刚刚在院中发生的一切,袁辉玥朦胧中大致悟到了娘亲的意思。

她小心地端起茶杯递给高婵,目光尽量不与之对视,作不好意思状:“高姨请喝茶。”

等高婵接过了茶杯,袁辉玥又装作怕生的模样挤进了娘亲的怀中,从怀中摸出个球状的小物件,拿在手中专心把玩。

果不其然,原本对喝茶兴致缺缺的高婵,在见到袁辉玥手中这颗小球时似乎立刻来了主意,眸子瞬时亮了三分。

她面带笑容地站起身来,在怀中掏了掏,拿出她原本想送给袁辉玥的那个小小布袋,又假意欲将此物放于桌上却一不小心未抓牢让此物掉落:“小玥儿,这是......哎哟!”

高婵伸手看似欲抓回此物,却故作失手“啪”地一声单手重重拍到了桌面之上。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惊”得袁辉玥“一不小心”将手中的小球也脱了手。

那小球“咕噜咕噜”这么一滚,不知怎么,竟正巧滚进了内室的方向。

高婵顾不得收好掉落在地的礼物,万分积极地追着那小球快步进了内室,口中还不忘嚷嚷着:“小玥儿莫急,看高姨替你将那小球找回!”

林云洛自然“慌张”地起身想将高婵拦下。

此时袁辉玥却适时地小手一揽,将整个身子都缩进了林云洛的怀中,将她束缚在了座位之上:“娘,玥儿好怕。”

至此,高婵与林云洛各自完成了自己的谋划,皆大欢喜。

等林云洛抱好女儿匆匆赶入内室之时,高婵正面露狐疑地呆立在内室中那可藏下两个大人的大斗柜旁。

高婵刚刚已将整个内室都找了一遍,又检查了内室中的两扇窗后,并没有找到人跳窗离开的痕迹。

她甚至还打开了这斗柜查看其内,但是始终没有在这内室找到自己想找之人,甚至这内室之中,似乎也并没有第三人居住过的痕迹。

这个发现让高婵脑袋有些发懵。

难道自己的猜想是错的吗?这内室里头并没有藏人?

可若是真的没有藏人,为何自己提出要进入内室时,林云洛会如此心虚紧张?

听见林云洛的脚步声已到内室的屏风处,高婵顾不得思考为何自己好不容易进了内室却什么都没有找到得的失落,立刻蹲下身去装作寻找圆球的样子,口中喃喃着:“咦,那小球球去了哪里?刚刚还看到在这儿的......”

“高妹妹,若是找不到便算了,一个孩子玩的小玩意,不妨事的。”林云洛瞥见了高婵快速变化的神情,心中暗笑,面上却是一副叫客人看了家中混乱场面,倍感失礼的尴尬神情。

“寻香,绣烟,快来——将小姐的床铺收拾得利索些,别叫客人看了笑话。”

为了让自己的这场戏演绎得逼真些,林云洛不忘唤来两个女侍,让她们将袁辉玥那只简单收拾过一遍的床铺,再好好收拾收拾。

“是,大人。”“是,大人。”

二女应声入了内室。

与内室中的几人见了一礼后,名为寻香的那位女侍不着痕迹地与林云洛对上了视线,领会到了林云洛略一点头的含义之后,二女对视一眼,便默契地开始细细收拾起床铺来。

贝壳珍珠串成的床帘被二女小心掀起固定好,原本被简单叠好的绣花神锦衾也被两位女侍轻手轻脚地摊开来,更换了新的锦缎被套。

之后,二女又将绣花神锦衾的边角一一仔细抚平,又谨慎地重新按照纹路叠好,小心将其放置于蚕丝绣花枕之下。

做完这一切,二女接过另一位女侍手中奉上的长尺状物件,一左一右将此物在床铺之上按压轻扫,将床铺各处小心找平。

待整张床铺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