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二十五章 隐瞒之处(1 / 2)

加入书签

她用那双盈满泪水的红肿双眼,透过指缝,呆愣愣地看向了在身侧半抱着自己的袁辉玥,面上带着恍惚。

不知是否又想起了惨死的娘亲,长久的呆愣后,她的喉间终于溢出一声短促的悲鸣。

随后她忽地放松了身子,往下一沉半扑在了袁辉玥怀中,梗着脖子,将脸死死埋入袁辉玥的衣裙之上,隔着衣物发出了一声声闷闷的,压抑的痛哭之声。

“被带走的那些‘暗子’再也没回来,娘死了,他们也全都死了......”

“舅舅他疯了......”

“为了修炼那劳什子的功法,他已经疯魔了......”

似是悲痛太过,叶穆欣说出的话语也开始变得混乱无章,只一个劲地在抽噎中不断重复着“疯魔”二字。

到了最后,众人皆清楚再无可能从她话语中收集到更多信息,面面相觑间,在彼此的面上都看出了一丝无奈和悲悯。

叶穆欣经历了长久的精神紧绷与多日的风餐露宿之后,此刻又再因痛苦的回忆大受刺激,心神逐渐开始恍惚涣散。

她半躺在袁辉玥的怀中,哭到浑身脱力,面上因涕泪交纵而变得一片狼藉。

袁辉玥见她小猫儿一样的哭相,想起了往日被父亲责打过后好不可怜的哥哥,忍不住掏出手绢替她小心地将面上的涕泪擦拭干净。

就像往常在家中时,她替哥哥擦拭泪水那样。

等到袁辉玥怀中的哭声渐停,众人才发现那叶穆欣不知何时已沉沉地昏睡了过去。

宋希顺手便从马车中的被褥中轻轻拿出一床,小心地盖在了叶穆欣的身上,又不知从哪处摸出了个小小的枕头,小心翼翼地将她的脑袋抬起放到了枕头之上。

“大人,就让她这么睡一会吧。”宋希做完这一切,才后知后觉自己的放肆随意,赶紧站直了身子,小心翼翼地看向了林云洛的方向。

林云洛却并未看她,只是牵起了女儿的手,微微点头叹了口气:“就这么办吧。”

“周庞你就留在这马车外,守好她,一会我再让人送些食物和水过来。等快进城时,你再让她进暗格躲好。”

“宋希你随我来。”

说罢,林云洛先一步带着袁辉玥下了马车。

“是,大人。”二人异口同声地应着,跟着林云洛出了马车。

林云洛沉默地牵着女儿在前头走着,面上并无多余的神色,似乎将宋希唤来只是为了让她陪着自己闲逛一般。

后头紧跟着二人一道往远处走的宋希,此时心中却有些忐忑。

她将双手在胸前绞了绞。

自己在大人还没下令的时候便自作主张为叶穆欣作了安排,也不知大人是否会因为自己的越俎代庖而生气......

她努力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过五关斩六将得到了这个跟在大人身边做事的机会,若是因此事失了大人的信任,真不知该上哪儿哭好了......

她越想越是难过,不知不觉便红了眼眶,看向林云洛背影的目光带上了不舍和乞求,也不自觉放慢了脚步。

如果大人注定要将她赶走,那她希望自己能多和大人多呆一会......

没想到等他们几人远离了马车之后,林云洛开口对她说话时,语气中却半点没有责问的意思。

“你从刚刚那少堂主的话语中,可听出了什么?”

估摸着此处离马车已有了一段距离,在此谈话不会被马车内之人听到后,林云洛忽地停了下来,转头向宋希发问。

谁料她刚一转头,就看到被自己寄予厚望的心腹红着眼眶,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

“哎?你怎么哭了?”她有些讶异地问出声,又用指腹轻轻擦去她眼角的泪水,“可是被那少堂主的情绪感染了?”

“你啊,就是心眼太实,心肠太软了。”

“那是别人家的家事,咱们再怎么可怜她,照顾她,也不必跟着她一起做个小哭猫的。”

“大、大人?”宋希没想到自己这自作主张的行为不仅并未被责骂,甚至阴差阳错还得到了大人的关心。

她感觉喉头发干,心跳似乎也因为林云洛抚摸自己眼角的动作漏了一拍,不自觉缩了缩手指,讷讷道:“大人,不追究我的自作主张吗?”

“你自作主张了什么?”听她此言,林云洛微微睁大了眼,有些不太明白。

她回想了一番今日之事,忽地微微张开了口:“哦,你说的是帮她盖上被子这件事吗?”

“害,这有何可追究的,你不如此做我也会让你如此做的,只是你自觉一些,先做了罢了。”

说罢,她又拍了拍宋希的肩头,笑着开解道:“原来你是为了这事担忧啊,傻不傻啊,这种小事,往后可千万别放在心上了。”

“只要你大事不出差错就好,嗯?”见宋希还是一副呆愣愣的模样,林云洛轻轻撞了撞她的肩头,朝她飞快地眨眨眼。

宋希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打量了林云洛的面色片刻,见她的确对此毫不在意的模样,这才跟着勾起了嘴角,甜甜一笑:“是,大人。”

被林云洛如此安慰,她心中甜滋滋的,几乎已把刚刚林云洛问的问题忘在了脑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