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五章 危机又起(1 / 2)

加入书签

林云洛思索片刻,道:“最忙的年底已是过了。眼下,只要咱们云安不再出什么大事,周统司和向统司他们倒也还应付的过去。若是遇上了他们无法拿定主意的大事,再交予押官玄骑带到外城交予我处置便是。想来我带玥儿出去一趟,也并非不可行之事......”

“谁家的孩子不是娇宝贝、金疙瘩,我现在便去一封快书向圣上申请,想来他会同意的。”林云洛一边说着,一边抬步穿过庭院往书房的方向去。

此时正是冬末春初,院中的枯枝上早早地抽出了零星的几点绿芽,迎风吹来的是一阵阵清新的草木馨香。院中的几盆春兰和山茶花个个含着苞蕊,娇弱欲放,配着形态各异的假山奇石,倒是比冬日寡淡的景致多了几分鲜活的意趣。

袁青鸿想着今日的大事已经办完,便闲适地跟着妻子一同在府内穿行。

“你提前备好一位心思细密又靠得住的人选带队为玥儿护路。若是圣上垂怜,允我与玥儿同去,我便随行一块出发。若是皇命不允,怕是玥儿也只能与这位兵卫队长一同上路了......你要多上点心。”想到女儿有独自出行的可能,这院中的景致在林云洛眼中莫名地少了几分颜色,她收回扫过花苞的视线,轻叹了一口气。

“那是自然的,玥儿可是我两的心肝宝贝,我必会给她找一位好的领队护卫出行。”袁青鸿连连应是。

“我话说在前,到时若只剩你与耀儿同留云安,你可要宽厚教导为主,少与他置气。我与玥儿不在府中,可无人为你们调理关系,若是你将耀儿打得狠了,让孩子恼了你,你可莫要找我哭诉。”安排好了女儿,林云洛又想到了一向不太对付的两父子,不忘叮嘱着丈夫。

“哼,”提起长子,袁青鸿心中似乎满是恨铁不成钢的郁闷,“他是哥哥,不想着勤奋练武继承我的衣钵便罢了,读书识字也不上心!瞧他那指望不上的散漫性子,将来这守城的苦差事难道都要压在玥儿身上不成?!”

“日子长呢,孩子们也尚未定性,日后再慢慢观察观察看看吧。”林云洛轻轻拍了拍丈夫的手臂,跨过门槛入了书房。

“再说了,玥儿继承你的职位又如何,南烟城城主流枫也是女子,不也做得极为顺手吗?”见丈夫仍旧一副恨不得将女儿娇养到大的架势,林云洛忍不住叹了口气,轻声劝道,“你心疼玥儿是好事,但咱们云安城身为边城要塞,城外危机四伏,你可莫要将她保护得太过。”

爱护孩子在安全性更高一些的中心城和八大主城是好事,但在他们这些妖祸横行的边城要塞可就大为不同了。

圣人为护佑全国疆域留下的巨国结界,虽能防住五级及五级以上的高阶妖兽,却防不住五级以下的中低阶妖兽。

而巨国结界之外的妖兽们若是想穿过结界进入无忧国疆域之内,最先经过的便是它们这些地处国之边境的边城要塞。

在这样危险的主城长大,没被选为圣女宫的圣女,未习得克制妖兽的术法也就罢了,若是连一身好武艺也没有,遇到了妖兽可如何是好?

难道就靠着雇佣护卫过生活,依仗着他人所谓的忠心傍身吗?

林云洛是万万不愿自己的孩子落到如此受人拿捏的境地的。

她在侍从们铺开的空白奏章上提笔飞速撰写着要发往京都的请示折子,不再分出心神给一旁的丈夫。

“唉......”袁青鸿知晓妻子的一片苦心,反驳不得,陷入了沉默。他坐在一旁静静地想象了一番爱女遇险的样子,神色也随之消沉了不少。

他就这么呆愣愣地沉思了片刻,终是下定了决心,幽幽说道:“往后,我多带两个孩子去校场练练......”

他心中是明白的。

他们所居住的无忧国由两位先贤联手在妖祸肆虐的鹿鸣大陆开辟以来,至今仍旧保留着建国初期的主城布局,是以八卦图为雏形建设而成的二十六大主城。

其中国家最中心的便是衡渊城和京都两大中心城,在两大中心城外围设有八大主城,再往外便是八大护城及国境边缘的八大边城要塞。

而他们云安城,便是八大边城要塞中最南方的三座边城之一,占据国境之东南角。

因为地处护国结界——巨国结界的边缘,此地受妖祸袭击的次数比八大主城、护城及中心城都要频繁,前来袭击的妖兽群规模也比中心主城们更加庞大。

云安这样的边城本就是那些权贵之后避之不及的危险之地,大多只有他们这类出身平民的官员才会被分派到此处镇守。

他们一家身居此地,是万万不能将孩子娇养长大的。

——

“啊——”“不好,妖兽追上来了!”“救命!”

几声厉声呼喊将林云洛从恍惚的回忆中拉回现实,她下意识捂住了女儿的脑袋,不让她回头去看后头的惨状,等女儿乖乖地目视前方之后,她这才偏过头望向队伍后头的几人。

此时夜已深了,凉风浸月,疾行的众人借着月光只能大概看清十数米外的道路。

那缀在最后的几名小兵卫之中,落在最后的那两个已被追上的妖兽生生拖走,身体在官道上被拖出了一条血红的长痕,众人的视线太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